難爲正邪定分界

畢業論文「死期」將至卻苦無頭緒、投稿到學術期刊被拒、日常生活處理的煩惱逐漸增多……近來生活感到壓抑,思绪混亂。於是,每天工作前強逼自己聆聽膾炙人口、街知巷聞的勵志歌曲來鼓勵自己,作一日的開端。由鄭國江先生填詞的《喝采》及《阿信的故事》都是每天必定播放的歌曲。歌詞非常振奮人心,激勵聽眾永不低頭,活出自我,成爲我每天早上最大的精神支柱。

現今教育重視職業生涯規劃,而鄭國江先生的例子可算是「反面教材」!鄭國江先生正職是一名小學視覺藝術科老師。請勿輕視這名小學老師啊!他的音樂作品超過二千首,是香港罕有的著名填詞人。從職業生涯上看,鄭老師好像沒有什麼大志;他盼望生活安穩,安份守己。在小學任教逾三十年,目標只是做一個不用被解僱的老師,所以他從來沒有升職做主任。鄭老師亦沒有「寓工作於娛樂」,在訪問時強調做人要把「工作」與「興趣」分開,否則就會把僅有的「興趣」失去,所以他下班後就活於令一個世界,展開他熱愛的填詞工作。十分羨慕鄭老師在職場上的工作態度,更是我的學習對象!然而,在競爭激烈及功利的的社會,家長會否認同這種工作態度呢?

鄭老師堅信自己作爲填詞人肩負一種特殊社會責任,他希望自己撰寫的歌詞能正面地感染社會各界人士積極向上,不要害怕眼前的挫敗,勇於面對挑戰。在我眼中,鄭老師不只是小學老師,更是香港人的心靈導師。

憑著這個信念,鄭老師爲香港人創造無數回憶。爲了跟香港人「打氣」,他的歌曲十居其九也是充滿「正能量」。近日,我卻非常喜歡鄭老師一首與別不同的歌曲—八十年代電視劇「飛越十八層」的主題曲《難為正邪定分界》。

忙碌的工作令自己開始變得麻木及迷失。什麼是正?什麼是邪?早前翻閱報紙,一名八十歲的老伯伯眼睜睜不忍妻子患病受苦,故親手把深愛的妻子勒斃,然後向警方自首。謀殺應該是邪惡的事情吧?但這新聞極度悲慘,所以老伯伯得到社會大眾的同情,更獲法庭輕判。那老伯伯的行爲是對還是錯呢?隨後,看到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在討論自己提出的議案時缺席,令議案最終不被處理。網民隨即批評楊議員不務正業,戶位素餐,於關鍵時後缺席。一會兒後,卻有網民表示理解,理智地說議會一向「對人不對事」,在不民主的議會制度下,楊議員的動議在任何情況都不可能獲得通過;所以楊議員倒不如在自己的辦公室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這句說話爲楊議員增添「同情分」,且的確有道理!那麼,楊議員的缺席是對還是錯呢?簡單的對與錯在今天已經變得無從稽考。

當然不問世事,只顧自己吧!正與邪怎樣分界呢?作爲一名研究生,每天生活也被天使與魔鬼威逼,在正邪之間爭扎求存。即使不可能如天使般完美,也希望將勤補拙,盡快撰寫論文畢業,給父母、老師及自己一個交待。有時更希望略盡綿力,幫助及關懷身邊的朋友、宿生、同學、家人,令他們活得更好。這想法是否異想天開,把自己當成天使呢?可是,研究工作講求自律,每天睡得黃朝百晏也沒有問題。研究工作亦只需對自己負責,從來不需要匯報行蹤,亦不會有老師督促日常工作。魔鬼送上的「惰性」很強啊!在寒凍裏,有誰會自願工作呢?研究工作更要從不間斷地找出新現像,懷疑世間一切,就像把魔鬼找出並擊退。這個過程會遭受無窮無盡的質疑而變得焦慮和恐懼,邪惡的魔鬼更會不斷威逼及利誘研究生放棄。明知自己能力不逮,一輩子也成不了天使;卻不甘願活在魔鬼的世界。每天也有心無力,活在矛盾,在天使與魔鬼之間爭扎;最後會否人格分裂、精神失常呢?

不知道自己是對是錯;思绪越來越亂,唯有每天播放此歌提醒自己迷惘是正常現像吧!畢竟,鄭國江老師一語道破;人生,世界也是《難為正邪定分界》。

人:對抗命運但我永不怕捱, 過去現在難題迎刃解
人生的彩筆蘸上悲歡愛恨, 描畫世上百千態
魔:控制命運任我巧安排, 看似夢幻凡人難盡瞭解
人間的好景給我一朝破壞, 榮辱愛恨任分派
……
合:難為正邪定分界

廣告

隨著年齢的增長,種種經歷令我發現自己能掌控的東西越來越少,漸漸認爲這個世界不可能有那麼多「巧合」。修讀十多年基督教學校,出席過無數教會的崇拜,至今仍然沒有宗教信仰;但已經由昔日的「無神論者」變成深信「冥冥中自有主宰」。所以,近年養成一個奇怪的習慣;就是每天總會花一點時間與上天對話,訴說自己的願望。

從不敢奢求,沒有胸懷大志,只願每天過著輕鬆、快樂、平凡的生活。

早前獨自來到台中旅行,據說台灣價廉物美,且生活節奏緩慢,特別適合希望遠離煩囂的香港人來「慢活人生」。晚上來到台中地道的街市;看見不少食客也是獨自低頭地吃飯,他們皆是匆匆忙忙地點了一碗肉燥飯及一碗清蝦湯。在這個擠逼的環境下,每人用膳的時間不用十分鐘,就開著電單車迅速在街道奔馳。節奏比香港更快!這種生活真的很舒適嗎?晚上回到旅館原本想輕鬆休息一會,一打開電視新聞台,嚇見一個其貌不揚的參選人激動地說:「高雄現在又老又窮!」不論是否屬實,這句說話會令台灣的觀眾感到輕鬆嗎?後來,才發現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韓國瑜先生。

關掉電視安靜一會吧!每一趟旅程也會撰寫少量明信片給朋友,既強迫自己寂靜地寫下當刻的感受,又爲旅程留下足跡。這晚的思緒很混亂啊!爲何名信片的風景跟真實的景像截然不同?明明旅行是來「慢活」,爲什麼比香港更急促呢?為何花錢去旅行,仍然不能達成簡單的願望呢?願望總是遙不可及,看來,最終還是心態決定旅行遇到的經歷。

良好的心態對事情的結果又有什麼幫助呢?早前,一位年輕人跟我訴苦:「我希望成爲一個創作歌手,無奈地,觀眾最重視的是外貌和聲綫。這兩樣也是與生俱來,無論我怎樣絞盡腦汁撰寫歌詞及練習唱腔,最後也是徒勞無功。人類能控制到什麼呢?根本人類就是這樣渺小。」

更悲慘的是,現今眾多年輕人已經不再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道理。即使同學們多麼努力讀書,考試也不一定能得到好成績;勞勞碌碌工作十多年,也不保證買到房子、居屋也永遠抽不到;球場上眾志成城作出多番射門,也不少代表會勝出賽事;佔領中環七十九天,也沒有爲香港變得更民主…… 社會大眾永遠重「結果」多於「過程」,這樣的生活是否很苦呢?由於遭受到強烈的無力感,以往積極關注的事今天已經變得漠不關心。但願,這個現像不會出現於我身上。

既然改變不到什麼,有空時,倒不如特意上深圳,花半小時排隊買一杯珍珠奶茶,過一個享樂人生!這個月最重要的新聞,不是香港的泛民主派再一次於立法會選舉敗於建制派;而是充滿習體回憶,陪伴我們成長的廚師牌雞肉腸面臨結業停產。至於那美國前總統逝世,又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不奢求人定勝天,但願天道酬勤吧!學期最後一課時,跟學生分享兩首「老歌」。希望年輕人明白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的道理;所以爲他們送上旋律輕快優美,歌詞尚算勵志,大家耳熟能詳的《Que Sera, Sera》。但我更愛的是,被稱爲最常在喪禮播放的歌曲—美國黑人歌手Frank Sinatra主唱的《My Way》。

I’ve loved, I’ve laughed and cried
I’ve had my fill, my share of losing
And now, as tears subside, I find it all so amusing
To think I did all that
And may I say, not in a shy way,
Oh, no, oh, no, not me, I did it my way

For what is a man, what has he got?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The right to say the things he feels,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and did it my way!

《My Way》的歌詞是我一生的願望!是否很沉重呢?聽罷,突然有位同學搖頭說,她人生追求快樂主義(Hedonism)。看來,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

傳染病

近來,身邊不少朋友不約而同向我發放「負能量」。作爲聆聽者的我身同感受、對朋友深表同情;卻愛莫能助,這種感覺絕不好受。不知如何解決朋友的難題,唯一可做的,就是傾聽對方内心的說話。

這個年代的年青人壓力很大啊!現在,一邊要在限期前批改學生兩千多字的論文,一邊要孤獨地,繼續苦無方向的學術研究。可是,跟朋友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他正在異鄉苦惱,不知道明天住在那個地方;她非常焦慮,害怕合約完結後就沒有工作。如何解決問題?天曉得呢!但與人傾訴,應該能抒發情感,短暫地舒緩壓力吧!

可是,與朋友傾訴也要面對不少壓力啊!一方面要在他人面前承認及展示自己軟弱的一面。另一方面,大家生活也非常忙碌,有誰有義務接收你的「負能量」呢?空餘時,你會選擇與開朗,樂觀的朋友到咖啡店閒聊,還是把時間花在心事重重,終日叫苦連天的朋友身上呢?還記得朋友A在聚會時說:「我不喜歡與朋友B交談,因為他總是抒發負面情感。聆聽得太多傷心的說話時,自己也會變得傷心的。」遺憾地,在場的朋友亦對此表示同意。最後,聚會成爲了各自各陳述故事的場合;寧可自我絃耀,也不容許流露任何真實的「負能量」。如果朋友B在場時,也許他只好默默忍受,強顏歡笑,把情感封存於内心;這些情況在我們日常生活是否屢見不鮮呢?

這不禁令我想起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女士語出驚人的發言:「精神科醫生聽得多精神病人的說話,自己也會變得黐線!」這句說話隨即引起社會廣泛的批評;香港精神科醫學院發表聲明,批評蔣議員的不實言論;網民一面倒地責罵蔣議員對精神科一無所知,侮辱精神科醫生及病人;其黨友也紛紛與蔣議員「割席」。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蔣議員最終也不得不向公眾道歉。

蔣議員的言論無疑誇張,且對精神科醫生帶點侮辱性,亦有失議員「尊貴」的身份。可是,不是每個與情緒低落或精神病患者交談的人也受過專業訓練啊!若不站在道德高地,在普通人眼中,負面情緒的確能互相「傳染」,剛才提及的聚會就是這樣啊!如何能避免患上「傳染病」呢?最容易的方法當然是拒絕與悲觀或情緒低落的人接觸;久而久之,情緒低落的人彷彿受到隔離,未能融入社會,不能與他人坦誠相處。這個情況在大學也出現啊!只有「有晴天使」、強調「正向心理學」的課程。即使在「高尚學府」,不少職員聽到同學有自殺念頭就即時鼓吹「生命多美好」;務求防止任何「負能量」在校園出現。所以,若蔣議員能修飾用詞,她背後的意義其實反映了不少人的心聲,是位真實的民意代表。

生活很苦啊!爲何昨天與你一起上課,今天你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選擇結束生命呢?爲何年紀輕輕的你天才橫溢,有遠大的音樂夢,上天卻安排你承受「憂鬱症」的苦呢?爲何你盡心盡力,默默耕耘爲這個團體付出,最後要哭著離開呢?爲何你千里迢迢地離開家鄉,追尋夢想,卻換來空虛寂寞,痛不欲生的生活呢?

聽罷,我感到悶悶不樂,爲他們感到痛心;亦不懂如何回應,更沒有勇氣與人傾訴。社會強調「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淚」;《男兒當自強》可說是耳熟能詳的歌曲。現在,腦海卻縈繞著「前香港民間特首」—劉德華先生的歌曲《男人哭吧不是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
微笑背後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撐得那麼狼狽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嚐嚐闊別已久眼淚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種美
不如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痛哭一回

懷舊中秋夜

天公不造美,中秋節晚上烏雲密佈,抬頭仰望星空也不見明月。這應該是最後一次在中文大學渡過中秋節!獨自爬過陡峭的山坡,終於來到新亞書院的天台,卻沒有月餅、沒有燈籠、沒有蠟燭;只看到眾多外國人圍在一起,播著音樂一邊抽煙,一邊在微微細雨下「賞月」,可說是多年來最沒有中秋節氣氛的中秋節。

適逢今年新亞書院校慶以「歷久情新」爲主題;多句相關詩句在校園内隨處可見:「懷舊,不是因為那個時候多麼好。是那個時候,你年輕。」、「逝去的歲月,尋不回來。你曾經的微笑;在回憶裡,散不開。」、「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在佳節晚上看到感人的句子,當然百般滋味在心頭。

胡思亂想時,加上近日需準備民族主義(Nationalism)的教材,突然想起一位性格及處境與我有相似之處;最近非常失落,心靈受創,孤獨的德國足球員—奧斯爾(Mesut Özil)。他與我一樣有雙重國藉;亦同爲團隊裏總是格格不入的内向型人士。還記得當年第一份工作通過試用期後,我購買了奧斯爾在德國隊的球衣作禮物,所以我是奧斯爾的「盲目支持者」!但足球跟人生一樣,從來不需要太理性。

奧斯爾早前因遭受種族歧視,繼而氣憤地退出德國國家隊的事件引發軒然大波,已成國際新聞;德國總理及眾多政治人物紛紛對其決定表達看法,證明體育跟政治密不可分。於德國土生土長的奧斯爾同時擁有土耳其血統,並一直以其雙重國藉感到驕傲。在今屆世界盃前,他不避嫌跟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ğan)合照後,被眾多德國媒體及政治人物批評得體無完膚。倘若出於尊重,跟自己家鄉及祖先的國家元首合照有什麼問題呢?再者,我想不少平民也希望跟國家總統合照啊!

上天跟奧斯爾開的玩笑實在太大吧!上屆他以主力身分爲德國隊贏得世界盃冠軍,今屆則在分組賽恥羞地「包尾」出局。德國隊毫無士氣,失敗後當然要找代罪羔羊;此乃人之常情,任何團體都適用,而奧斯爾成爲眾矢之的。批評者怒斥奧斯爾在球場上態度懶散,因他「身在曹營心在漢」,只想起土耳其而沒爲德國隊付出所有;在歐洲民粹主義(Populism)的興起下,政客及傳媒爲了「原則」或「生計」大造文章,嘗試把國家隊的失利歸咎於這位「第三代」的德國人,彷彿足球成爲個人運動。

德國一向存在大量土耳其移民;在國家隊也不例外。同屬「雙重身份」的球員根度簡(Gündoğan)與土耳其總統合照後,發現勢色不對便立即與德國人道歉;這是處理得較圓滑還是虛偽呢?而奧斯爾則不發一言,默默忍受,並在世界盃完結後數週才選擇在沉默中爆破。

一向沉默寡言的奧斯爾憤怒地宣布退出德國隊,並一語道破控訴:「贏球時,我是德國人;輸球時,我是移民。」政客及傳媒爲了糊口攻擊他也無可厚非,但最失望的是德國球迷及足總高層也不願向曾代表國家上陣接近一百次,立下汗馬功勞的奧斯爾雪中送炭,伸出援手。當「自己人」,即被廣泛認爲「團結」的德國隊也不願支持自己時;一向心靈脆弱,自信心不足的奧斯爾内心又會是怎麼樣呢?更何況是平凡的你呢?當一個團體不再值得你付出時,那爲何還對這個地方留戀呢?

奧斯爾在德國隊的故事就走到盡頭,回憶定必有愛有恨。回想年青的奧斯爾在德國隊沉默應戰,展露輕鬆、真摯的笑容。現在經歷多了,即使脫下德國球衣也心事重重,臉上多了一份埋怨及憂愁,無法像昔日般享受足球的樂趣,這是否必經的成長課呢?奧斯爾回想自己年輕時曾五年内四次奪得德國年度最佳球員,卻落得如此下場,實在令人唏噓。逝去的美好歲月當然回不來,做人應該「向前看」,但回憶會自動刪除嗎?

再一次舉起頭來,仍然看不見明月。無論客觀的環境或主觀的情感皆使這個中秋夜變得不完美。雨越下越大,看來上天也不容許我繼續回想往事。

過路人

臨近開學,大學高年級學生正忙於籌辦各式各樣的迎新活動。除了協助新生適應校園生活外,還希望跟三五知己在青春時期一同奮鬥,為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回憶。晚上,一眾迎新營「搞手」興高彩烈地共聚一堂;他們一邊看球賽,一邊吃薯片、飲啤酒。在這個歡愉的時候,A同學突然感觸說:「十年後,如果我們這班兄弟有一半人能夠保持聯絡,一起吃一頓晚飯,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這句說話瞬間破壞了氣氛。相識滿天下的A同學每天總是笑面迎人;他性格外向,跟眾多朋友稱兄道弟,情同手足,是團隊受歡迎的人物。年青人的團體一向非常著重團結,「一條心」、「友誼永固」、「齊上齊落」是他們最愛呼喊的口號,可是,什麼驅使A同學對友情那麼悲觀呢?為何A同學假設現在一半的兄弟只是他人生的過路人呢?

「每個人只能陪你走一程」;離開宿舍、大學畢業、轉換工作、移居海外……每一個階段總不能避免把朋友變成過路人。想當年,在職場只是初生之犢,我們每週也對酒當歌、盡情訴說辦公室的苦況,把對方視爲知己;現在,我們是彼此的陌生人。想當年,我們一同在宿舍朝夕相對,於異鄉互相扶持,一起買餸,一起吃飯;現在,我們失去聯絡。想當年,我們在學校每天互相交流,除了學術上的討論,我們還分享不少心事;現在,你的生活過得好嗎?即使我們一同經歷人生高低起伏,製造多段刻骨銘心的回憶。緣聚緣散,最終也敵不過歲月的摧殘。歸根究底,我們只是對方的過路人;聖經傳道書也說:「凡事皆有定時」,何需把每一段友情看得認真呢?

每當憶起過路人,總不期然想起鼎鼎大名的作家,迪士尼創辦人華納(Walt Disney)成名故事,作自我安慰。華納的創作生涯並非一凡風順。每一個晚上,他在家裏依舊獨自坐在地上埋頭苦幹,廢寢忘餐,專心致至地畫畫;花掉數月絞盡腦汁也絲毫沒有創作靈感。當華納感到絕望時,一隻老鼠突然闖進廚房找東西吃;此刻的華納已經沒有力氣捕捉老鼠,卻看到老鼠在廚房活潑、靈活地四處跳躍。找到食物的老鼠吱吱喳喳地叫了起來,簡單的小事彷彿已令老鼠非常開心。華納靈機一觸,心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用一隻活潑的老鼠,創造一個童話故事呢?就這樣,華納成爲了全球最出色的童話作家;而這隻亂闖民居的老鼠成爲了舉世聞名的米奇老鼠。

可是,老鼠從此成爲華納人生的過客。毫無疑問,華納的成功很大程度也要歸功於「過路鼠」。無論華納怎樣重情,希望飲水思源,都不可能再次與老鼠相遇,跟牠分享成功的喜悅。即使數年後再一次碰上,老鼠與華納的關係也變得非常陌生。他們的緣份已走到盡頭,經歷也只能永遠存在心中。假如把這段經歷的「老鼠」換成「人」,是否變成更悲慘卻是人生常遇的遺憾呢?這個故事是不是反映我們對過路人的感慨呢?後來,有記者訪問華納:「上天給予你什麼特別才能或經歷,令你成爲出色的作家呢?」

華納笑說:「上天對每一個人也很公平。唯一對我特別好的事,可能只是多安排一隻老鼠,出現於我的人生吧!」

一直深信人與人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是一場得來不易的緣份,亦必定有其原因;像德蘭修女(Mother Teresa) 所說:「Some people come in our life as blessings. Some come in your life as lessons.」。離別後,我們未必有足夠的緣份再見,更何況成爲一生的朋友呢?但仍然要牢記華納的故事啊!這方面,上天的確待人不薄,我們總「有幸」遇上數以百計的過路人,當中人與人之間的經歷總比老鼠豐富。記著好好投入每一段關係,好好珍惜身邊每一個過路人。雖然難忘的往往是留不住的人,離別定必令人傷感;但說不定就是因為與過路人經歷的一段往事,一場飯局,甚至是一句說話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明知對方是過路人,那友情還需要維繫嗎?「盡人事,聽天命」吧!近來面對不少朋友的離別,這次一別,不知道何年何日再見呢?就用杜甫的詩句作結吧!

「但使殘年飽吃飯,只願無事常相見。」

倘若不能,盼望你將來成爲華納,想起我這一隻老鼠。

孤獨的我們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熱潮過後,生活隨即回復平靜。過去一個月通宵達旦觀看足球直播,花掉無數時間閱讀球員鮮爲人知的故事。短期内,再也不可能跟球迷們一同在電視旁高聲叫喊;亦不會有機會跟「忽然球迷」討論基本足球知識。刹那間,生活變得枯燥乏味。激情過後,球迷們是孤獨的。

法國國家隊受到傳媒廣泛報導;英俊瀟灑的球員俘虜盡無數女球迷的心。球隊眾志成城,上下一心,奪得球壇最高殊榮固然可喜可賀。歡樂、璀璨過後,現今兩大球王C朗及美斯則「斯人獨憔悴」。足球是團體運動,球王球技非凡,贏盡一切個人獎項;卻獨力難支,未能在國家隊以一己之力扭轉乾坤。兩大球王看到法國隊的前鋒默默耕耘,大公無私,甘願當「綠葉」扶持那十九歲的小孩子在球場上光芒四射,贏得自己一生也拿不到的世界盃。這時,球王心情會是怎樣呢?此刻,相信球王必定感到孤獨。

不要這樣想吧!世界盃是普天同慶的日子;爲社會帶來處處商機,引起無窮無盡的話題及足球狂熱。熱愛足球的人更應相信沒有人是孤獨的!想一想英超球會利物浦(Liverpool)的會歌《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歌詞頗勵志的!

Walk on through the wind
Walk on through the rain
Though your dreams be tossed and blown

Walk on, walk on
With hope in your heart
And you’ll never walk alone
You’ll never walk alone

面對難關仍堅持信念固然是好事。然而,金句「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經常遭到濫用。一個團隊爲了展示團結,即使各人理念及處事手法也大相逕庭時;領導者也會高調說出這「金句」來振奮人心,給隊員一個最強的後盾。社會大眾是不是最喜歡聆聽勵志的口號或金句呢?在世界盃決賽日,香港中文大學舉辦一個名爲「踢出正能量」的活動,邀請全體師生、校友一同回校觀看決賽。但想深一層,決賽必定是整個世界盃最注重成敗得失的一場球賽。成皇敗寇,爲了贏得冠軍,在決賽作超技術犯規,「插水」也在所不計;畢竟,決賽不是志在參與的賽事,沒有球隊希望成爲亞軍。那麼,世界盃決賽又怎會是個適當的場合來宣揚「正能量」呢?

也許,社會實在非常害怕「負能量」。我們只是普通人啊,當然有情緒低落的日子。失意時,你願意找人傾訴嗎?可是,有誰有義務傾聽你内心的說話?又有誰有責任跟你共渡難關呢?若果沒有,是不是要學習面對孤獨呢?這時,腦海不斷縈繞着一首老歌—Boz Scaggs的《We are all alone》。

Once a story’s told
It can’t help but grow old
Roses do, lovers too, so cast
Your seasons to the wind
And hold me dear, oh, hold me dear

Close the window, calm the light
And it will be all right
No need to bother now
Let it out, let it all begin
All’s forgotten now
We’re all alone, all alone

歌詞背後的意思就讓自己任意演繹吧!這首歌的歌詞充滿矛盾卻不算十分負面。歲月無情,世界上沒有永恆不變的事物,當然包括沒有永遠的朋友。感到悲傷時,不要再思考一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吧!倒不如獨自坐在漆黑一角,盡情呼喊;有些困難只能獨自面對,沒有人有義務陪伴你啊!但不必覺得失望,因為我們都是孤獨的。盼望睡醒後,明天是個新的開始。

領悟《We are all alone》的道理,會否比追求《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更現實呢?

布達佩斯之夜

畢業旅行是大學生的文化,同學們希望在每天勞勞碌碌上班前,與三五知己痛快地去一趟旅行。歐洲一向是香港學生嚮往的旅遊熱點:充滿激情,熱愛足球的球迷必定喜歡倫敦;愛看歷史、科技,喜歡在酒吧大吃大喝的朋友將愛上柏林;思想開放的年青人則不能錯過放縱不羈的阿姆斯特丹。然而,最近聽到明年畢業的同學希望「反其道而行」,在成爲上班一族前,到東歐旅行。

我當然不能錯過推介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的機會;這晚,我們一同翻閱照片,回想一年前那段休閒的時光。

歐洲夏天日短夜長,特別適合喜歡慢活人生的旅客。五月的布達佩斯每天也是陽光普照、風和日麗。懶洋洋的早上,在市中心的室外咖啡廳吃一頓匈牙利特色腸配炒蛋作一天的開端;店内休閒的洋人拿著咖啡杯細味品嚐,店外一群兒童無憂無慮地奔跑,口渴就直接飲用街邊的「水喉水」。多久沒有看過這個舒適的場景呢?多久沒有吃過一頓「無限時」的早餐呢?然後,慢慢地走到布達佩斯中央市場(Great Market Hall);街市非常整潔,到處也是鮮甜的水果。可是,最受香港旅客歡迎的就是鵝肝醬。那一款鵝肝醬在某銅鑼灣大型百貨公司也能找到啊!不過布達佩斯的售價只是香港的一半,一年前買下那十多罐鵝肝醬,至今還吃不消!人在外地,是不是仍然未能擺脱香港人那市儈的特質呢?

布達佩斯城市規劃差勁,市中心的車輪經常擠得水洩不通。但從遊客的角度來看,這並不一定是壞事。遊客「逼着」走上著名的鏈橋(Chain Bridge),橫過遐邇聞名的多腦河(Danube),由佩斯(Pest)走到布達(Buda)。在海邊寂靜地漫步,風景宜人,令人心曠神怡;彷彿把人生所有煩惱也一掃而空。走上山頂的漁夫堡(Fisherman Bastion),在高處眺望遠方的國會大樓,相片雖及不上維多利亞港般美麗,但環境總比人山人海的香港舒適。最美的景色,還是用心感受。

同學聽到這裏也覺得這個城市跟繁華的香港有強烈的對比。他感嘆每個學期也要追GPA、又受到父母的監控、爲了金錢不得不向現實低頭……這番說話令我想起布達佩斯最難忘的晚上、一位老伯伯獨自在漁夫堡拿着小提琴獨奏多首經典樂曲,最深刻,最「應景」必定是《Over the Rainbow》;以下節錄歌曲首三段歌詞。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ream of, once in a lullab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 birds fly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ream of, dreams really do come true

Some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me.
Where trouble melts like lemon drops,
High above the chimney top,
That’s where you’ll find m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birds fly
And the dream that you dare to
Why, oh why can’t I?

老伯伯完美地演繹如何把歌曲與環境融爲一體。夜蘭人靜的漁夫堡,一望無際的大海,配以令人傷感的小提琴及緩慢的旋律,特別容易令人糊思亂想。這位歷盡滄桑的老伯伯,似乎早已得悉聽他演出的必定是旅客。是不是想借機喚醒旅客要抛開煩惱,像小鳥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呢?為何小鳥能遠離繁囂,跨越彩虹,追尋夢想,而人類卻受制於不同的枷鎖,不能實現自己的心願呢?老伯伯是否希望旅客在離開布達佩斯前,反思自己的人生呢?千里迢迢過來的旅客,你的生活好嗎?這三分鐘的街頭表演,比「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專業樂團更引人入勝。也許,每一趟旅程也是一課。

布達佩斯沒有世界知名的旅遊景點,經濟不景更令它不得不放棄申辦二零二四年的奧運會。近年有幸走過不少地方,遊覽過上述所有的歐洲大城市;而最喜愛,最掛念的,必定是布達佩斯。

最後,跟同學分享了著名英國喜劇演員Charlie Chaplin的電影《The Great Dictator》其中一段話,作這晚對話的終結:

Our knowledge has made us cynical,
our cleverness hard and unkind.
We think too much and feel too little:
More than machinery we need humanity;
More than cleverness we need kindness and gentleness.

四十年代的對白,是否依然適用於今日的社會呢?但願明年你能到布達佩斯一趟,在上班前好好感受生活。